非常花園

關於部落格
完成編輯
如果不在廚房 就是在書房裡 在花園裡 你可以很容易 找到我

非常的花園(二)初探德國教育







職業婦女在孩子出生後,
「理所當然」成為全職母親。
她們雖享有三個月產假、三年育兒假,
但在產假結束後
立刻就職工作的母親,只有5%
三年後再重返工作崗位的更少。





德國的稅法對家庭主婦有利,
相對鼓勵已婚婦女走回家庭。
等孩子進入小學,
部分德國母親再次進入職場,
但三分之二是兼職並半天工。




全職母親包辦孩子的一切,
德國的托育及褓母制度
因此不如其他西歐國家普及。
而25.3%全職工作的德國母親,
還得承受被指責是「Rabenmutter」的壓力。

這個字眼只出現在德文裡,
字面直譯為「烏鴉母親」,
指「不顧孩子的狠心母親」。





德國社會
要求婦女扮演「超級母親」的角色,
不斷讓每位母親產生「做得不夠好」的罪惡感。
而且全職母親的家庭,
也是學校制度的重要支柱。





德國孩子從小學到高中,都只上課半天
(全歐洲只有德、奧、義大利的德語區仍維持這種傳統)。
而德國政府又規定:16歲以下孩子不能單獨在家,
這不是已經沒認母親一定要在家嗎?
因為德國家庭是不和祖父母同住的!

而且德國人認為,
學校不應只強調知識填鴨,
應該讓孩子在母親的陪伴下有充分時間留白,
可以去玩、去動、去探索自我、去培養嗜好。





   德國孩子在幼稚園幾乎沒有知識性的學習,
幼稚園有三年;
小學只有四年(少數邦六年),
然後老師按照性向能力推薦,
32%進入文理中學(Gymnasium)八年、
27%去實科中學 (Realschule)六年、
24%入主幹中學(Hauptschule)六年。


前者十二年級畢業後,申請進入大學;
後兩者則學習一技之長,進入就業市場。
但是這樣穩定的學習體系和社會基礎,
卻逐漸和二十一世紀的變化和需求脫節。






  德國也和許多已開發國家一樣,成為移民國家。
2005年的外國人口占德國總人口的8%,
其中有近三成來自土耳其。
許多移民家庭的父母連德文都不懂,
家中不說德文的中小學生比例,
自九○年代中起,從15%增加為25%。






主幹中學成為最大的「放牛班」,
聚集最多低學歷移民家庭的孩子。
他們缺乏學習動機、成就感和未來,
變成社會的問題和負擔。
種種隱憂在2001年的
PISA(Program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,
國際學生評比計畫)挫敗下,
無所遁形。

德國人不得不正視教育體系、家庭網絡的問題。
德國十五歲中學生在那次PISA的
閱讀、數學、自然科學能力上,
不但被列入三十二個OECD國家的「後段班」,
而且德國孩子的教育成敗受家庭背景的影響最深。






高學歷家庭的孩子高中畢業的機率,
是藍領階級和外國移民家庭的四倍。

  語言能力是所有學習的關鍵,
這和亞洲國家完全不同!!!
文理中學的孩子必需學習三種外語,
而實科中學也要學習兩種!
我的孩子在文理中學
再加上德語也是「外語」,
就有四種外語需要學習!

一門外語需占四小時課程,
也就是說一週30小時的課程中,
有16小時是語言課,
這對語言是弱勢的亞洲人而言,
是非常不利的;
而對整個國家的發展也是非常偏頗。







鑒於「四、五歲是兒童的學習黃金期」的科學證明,
幼稚園老師有責任注意孩子的德語表達能力。
如有需要,從四歲起,就給予德語加強補救時數。
小學入學年齡,也由原本的六歲,提早為五歲半。






從小學三年級起有考試和成績,
目的不在比較,而是提供一個客觀指標,
看看學生是否達到基本的、統一的學習目標。
學習成果不理想,
則由老師給予個別量身訂做的補救輔導,
而非勒令留級。





德國生育率屬西歐最低,
每位婦女平均只生育1.37名子女。
社會對母親一職的高標準要求,
缺乏扥育支援網,以及工作繁重,
在在影響生育與否的決定。
研究所畢業的35歲婦女,
有60%沒有子女;
進入學術界工作的同齡婦女,
無子率更高達70%。

德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總理墨爾克(Angela Merkel),
在2005年任命她的聯邦內閣時,
就展現解決這個問題的決心。




48歲的聯邦家庭部長
鄔蘇拉.馮德萊 (Ursula von der Leyen)
不但是醫學博士,
同時還是七個孩子(從5-16歲)的母親!

馮德萊經歷過一位德國母親的所有心路歷程。
她很清楚自己能兼顧家庭和事業,
 因出身政治世家,
擁有足夠資源讓孩子受到妥善的照顧,
在大學醫學院任教授的先生也始終支持、配合。

但同時她也承認,
仍不時陷入全世界職業婦女的兩難:
工作時覺得對不起孩子,
在家時覺得對不起自己的職業。




也因此她排除萬難,
提出一個革命性的育兒計畫:
按照薪資比例給予父母費(Elterngeld),
為期一年。
從2007年一月一日起,
新生兒的父母任何一方請育兒假在家,
由國家按照其原有薪資給付補助,
低收入家庭則可獲得100%的補助。
條件是一年期間必須至少兩個月由另一方請假。





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,
不會停下來等大人達成共識。
所以,家庭更形重要;
每天的家庭生活小節,
就是最好的教養現場。





天下沒有完美的父母。
父母至少可以盡量做到把自己確認的價值,
有自信的傳遞給孩子,
這就是德國孩子
個個都很有自信的原故,
這當中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!